城乡一体化发展,呼唤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产业的升级

城乡一体化发展,呼唤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产业的升级

发布时间 : 2016-04-27

 

      城乡一体化是我国现代化和城市发展的一个新阶段,它要求改变长期形成的城乡二元经济结构,实现城乡在政策上的平等、产业发展上的互补、国民待遇上的一致,让农民享受到与城镇居民同样的文明和实惠,使整个城乡经济社会全面、协调、可持续发展。城乡一体化发展对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      1、资源的整合

      发展休闲农业使农村和农户的多种资源得以充分利用,缓解了乡土资源越来越多地存在的季节性、甚至长期性的闲置问题。农户可以最大限度地把自家的房屋、院落、设施等各种原本为自身生活服务的不动产变为生产要素,把承包农地、家庭物业、闲暇时间、富余人口等资源融为一体用于接待游客,增加收入。

      2、经营模式的转变

      休闲农业项目有多主体经营的特点。目前,大量民俗旅游较多地采取“户经营、村服务”的形式,以农户为经营主体,由社区经济组织提供相应的服务,其好处是农户得到了实惠,达到了农民增收的效果。但是随着休闲农业的客流规模扩大、活动内容增多和逗留时间加长,部分地区农户接待能力不足的矛盾逐渐显现出来,尤其是在旅游旺季、节假日、双休日等客流骤然增多的时候,交通、就餐、住宿、娱乐等接待能力明显不足,甚至出现拥挤、降低服务质量等情况影响了农村休闲产业的发展。这种情况必然导致其产业集散性的变化 ,即农户分散接待服务与适度规模接待服务相结合,在改善农户分散接待能力与质量的同时,适当发展一些具有一定规模的集中接待服务设施,形成分散与集中的优势互补。而乡村旅游业发展自身也存在着从富民、到富地方经济的阶段性规律。这也对政府引导服务工作提出了新的需求,特别是要对提升休闲农业的社会服务能力加以必要的支持。 

      3、文化的融合

      我国乡村文化重点表现在以农耕文化为核心的传统乡土文化。它经过数千年的历史传承,根深蒂固,深深沉淀于民众的思想之中,成为国展性格的核心因素。乡土文化是以顺从自然、与自然和谐相处为前提而演化的,其与城市文化在对待自然、对待生活、对待物产等层面,有诸多的不一致。传统乡土文化有糟粕的因素,但更有精华的元素,并且是中华子孙得以传承延续的文化之本。在新的时期,如何在保护的前提下,实现传统乡土文化与现代城市文明的完美融合,是城乡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命题。

      4、空间的集聚

      休闲农业的发展带动了区域经济的统筹发展。一批乡村和农业以园区的形式加以规划、组合和整治,成为设施较为完善、服务较为配套、管理较为严密、技术较为密集、布局较为紧凑的区域农业空间组织形式。有的地区突破了园区和乡村的界限,形成了跨行政区域的路域经济、流域经济、沟域经济等休闲产业空间形态。休闲农业这种跨行政区划发展模式,对于农村区域规划、产业结构调整、集体土地流转乃至社区治理方式等都提出了新的要求。 

      5、产业的升级

      综观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产业的发展,大致经历了3个阶段:

      第一阶段,农家乐阶段。发端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,主要产品为农家乐,形式单一、消费低廉、自发形成、缺乏规划。

      第二阶段,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,以成都的“五朵金花”(花香农居、幸福梅林、江家菜地、东篱菊园、荷塘月色)为代表。此时的乡村旅游开始统一规划、统一建设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营销,乡村环境得到了整治,基础设施得到了改善。但土地制度的限制,休闲农业的规模化、集约化程度不高,乡村旅游的市场也局限在本地消费者。

      第三阶段为乡村度假阶段。其标志是2007年国家有关部门批复同意成渝设立“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”,成都市在土地流转方面进行了大胆探索与创新,为发展休闲度假类乡村旅游高级产品打开了大门。